•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

侗戏传承人——张启高

浏览数:187 

侗戏传承人——张启高

张启高,男,19628月出生,侗族,黎平县茅贡乡腊洞村二组人,初中文化程度,2005年被黎平县人民政府授予“侗戏师”荣誉称号。1985年至今,一直从事侗戏创编和传唱侗戏事业。

张启高主要代表作品有:《丁郎龙女》、《大审潘洪》、《刘意刘女》、《门龙少女》、《杨门女将》《秦娘美》等深受广大群众喜爱的80多部戏剧作品。演出和编导的侗戏有:《梅良玉》、《李旦凤皎》、《吉金烈美》、《手洪玉英》、《朱郎娘美》等90多部戏曲。

自侗戏鼻祖吴文彩以来,侗戏代代传承,到张启高已经是第七代了。他从小就爱好文艺,不论是侗戏﹑侗歌他一学就会,嗓音好,接受力强。 张启高从小就跟舅舅进戏台和鼓楼里唱侗戏,舅舅到哪里唱歌他跟到哪,学会不少侗戏。他编导和演出的侗戏有100余出,受侗文化的熏陶,他以生活为题材,创作了不同题材、不同演唱形式的侗戏80多部,深受群众的喜爱。每逢节庆活动本寨或邻村组织的侗戏演唱活动都由他来组织编排,每年都有很多的侗戏爱好者上门拜师学艺。侗寨戏班在侗戏开演之前,都要立坛请师,目的是祈求先祖神灵和侗戏鼻祖保佑演出成功。立坛请师仪式一般由侗戏班里的“掌簿”师傅(即侗戏戏师)主持,有的戏班也请寨老或寨中巫师主持。立坛请师的坛位在戏台后面。坛位铺上一块红布,上面放一小桶或一升米,另放三只酒杯和一瓶酒,半斤煮熟的猪肉,一个鸡蛋,坛位上插三炷香,纸钱若干和一个封好的红包。请师时,先将侗戏班名放在纸上,然后由主持人焚香化纸。主祭便开始念祭辞,内容从人类的起源到侗族的迁徙到侗戏的创立,演出剧目由谁传授等。念词的最后几句一般是:“阴师傅,阳师傅,吴文彩师傅,不请不到,有请有到,日请日到,

夜请夜到,快请快到,马上开始。”念完后,炮声大作。戏师将祭酒敬天敬地敬师傅后,自饮一口,然后宣布演出开始。

张启高说:“我们侗族没有什么代表性的舞蹈,侗戏同侗歌、踩歌堂一样,是我们侗族文化的灵魂,缺一不可,这也是我对侗戏十分爱好的原因。自我的先祖吴文彩以来,我们家族代代相传,一直把侗戏传承和发展到现在,可以说经历了不少的磨砺和困难,特别是第五代和第六代,当时我们处在战乱时期,民不聊生,更谈不到人民的文化生活,但是我的祖辈们还是在困境中把侗戏传承下来了,这使我对侗戏十分的珍惜,能学习和发展侗戏,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我心里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在谈及侗戏的发展和传承的关键因素时,他道出了心里话:“现在侗戏不比前些年,政府更加重视民族文化发展,使得侗戏发展平台更大,不像前些年,村里的侗戏唱来唱去、演来演去就是那几个人,老的老了,年轻的又不会,又没有多少人愿意学。现在好了,经济发展起来了,人民生活好了,物质文化生活提高了,喜欢侗戏的人越来越多,学校开起了侗戏、侗歌课,我可以把侗戏更广泛的传承下去,这可是我一生的祈望。”

正是怀着对侗戏一生解不开的情节,如今的张启高把侗戏、侗歌带入了课堂,他写出一首新歌来后,就教老师唱,老师们都会唱了,不去教学生,学生们都会了,就会教家中的人唱。近几年来,学校专门开设音乐课教侗歌,低年级每个星期开两节,高年级开一节,还常常用课外时间练侗歌。一个学期下来,学生们都会唱七八首侗歌。

张启高介绍说,侗族是一个歌的民族,侗语有“饭养身,歌养心”的格言。几乎侗家人生活中的每一个内容、思想感情的每一个方面,都可以用歌来传唱、表达。歌是侗族人民最重要的精神食粮,在侗族生活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玩山赶坳、行歌坐月、花园相会、月堂叙情、结伴成双要唱歌,伴嫁娶亲要唱歌,走亲访友、村寨“月也”要唱歌,恭贺宴请要唱歌,出生死亡要唱歌,追宗祭祖要唱歌……侗家人的一切活动都要用歌来表达、传唱。在这里,歌是智慧,是才华,是知识,是财富,侗家人人人会唱歌,人人需要学歌。因此,群众歇息、烤火、乘凉的鼓楼、凉亭成了侗歌交流最频繁的场所,人们以歌会友,唱万物之起源,唱英雄之功绩,唱心中之情感,唱生活之美好。他以侗戏、侗歌爱好者的身份吸引着周边不同年龄段的群众,更带着一种民族使命感一边潜心研究侗文化,一边将一生所学技艺传承给众多年轻人,让更多的人了解侗族文化,让侗戏曲得到更好的传承。 (唐奥 李小林)

链接: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侗戏是我国民族戏剧的一个独立剧种。侗戏鼻祖吴文彩,约生于公元1798年。吴文彩是黎平县千三人,他编写的侗歌在千三人代代口耳相传中保存了下来,至今都还在千三传唱。黎平侗乡,流传一句谚语:“宰拱万麻编歌多,腊洞文彩编歌王。”黎平县茅贡乡被贵州省人民政府命名为“侗戏之乡”。

侗戏多流行在贵州省的黎平、从江、榕江,湖南省的通道,广西壮族自治区的三江、龙胜等县的侗族村寨。

侗戏大致分为两类:一是以侗族民间故事为题材,一是根据汉族小说、戏剧、电影改编的。侗戏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音乐别致,技艺纯朴,广泛流传于侗族地区。侗戏作为一种传统戏剧,舞台也是超时空的,故事叙事到哪里,时空就延伸、拓展、转换到哪里,人物的上下场由剧本的叙事决定,不受时空制约。时空的这种淡化,就使得侗戏一般不分场,连续演出。在表演上,侗戏虽然也强调唱、念、做、打、舞,但是主要是以唱、念为主,把唱作为侗戏唱、念、做、打“四功”之首。侗戏的叙事主要是通过唱来实现和体现的,在表演时,演员也主要是踩绕横8字加唱。因此,侗家人一般把“演侗戏”称为“唱侗戏”。

侗戏中既能见到侗族音乐和侗族习俗的因素,也能见到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影响,是多元一体民族文化中的瑰宝。侗戏的萌生、发展和最终形成,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与侗族的民族史、文化史息息相关。它生动地体现了这一民族、地区的文化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