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

苗疆最美的小城

浏览数:78 

1993年, 贵州省雷山县郎德上寨吊脚木楼群景被载入《中国博物馆志》;2001年6月25日,国务院将郎德上寨古建筑群命名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5月西江千户苗寨苗族吊脚楼营造技艺被国务院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认为,这是因为苗族吊脚楼是黔东南苗族民居建筑的典型。凡是到过黔东南,到过雷山,看过巴拉河沿岸及其周围的苗寨,尤其是看了郎德上寨和西江千户苗寨的吊脚楼,你就会感受到这就是黔东南苗族民居建筑的典型。苗民们为了留平地开垦田地,吊脚楼多建在斜坡陡坎上,依就斜坡面用大青石垒砌成上下两级屋基。每栋吊脚楼一般为四排柱三开间,或六排柱五开间或八排柱七开间。除正房外,在一头或两头搭建偏厦即一头为门廊,一头为厨房。吊脚楼多为一层飞檐,少数为两层飞檐。每排柱一般为五柱四瓜(两长柱间悬着的短柱为瓜),最前列的柱子悬空不落地,因此得名吊脚楼。它的最突出特点是:房子的框架全系榫卯衔接。一栋房子需要的柱子、屋梁、穿枋等上百根, 有上千个榫头眼之多。但苗族世世代代的造房木匠(在20世纪60年代以前绝大多数都是汉文盲者)从来不用图纸,仅凭着墨斗墨线、角尺、竹竿尺、斧头、凿子、锯子和成竹在胸的方案,便能使柱柱相连、枋枋相接、梁梁相扣,令房子巍然屹立于斜坡陡坎上。房间一般用厚板封装,间壁多用木枋和木板镶成块状再嵌入两柱间拉槽夹紧固定。每间均安窗子, 其内一般用一厘米宽厚的木条装成米字形或田字形或八卦或寿字形。寿字形是模仿水田中一种苗语称为“冈欧随”的水生虫,呈现农耕文化。

绝大多数吊脚楼都是三层建装模式(各层间有木楼梯连接),第一层多用于圈养牲畜和家禽、堆放柴草和农具等,个别三代或四代同堂人家,在采取防潮措施后也有安床住人的。第二层为全家人活动的中心地。正中有一大间为堂屋,两侧正房都用木板隔装成若干房间,作为家人的卧室及客房,有一间作火塘兼餐室,偏厦多用作厨房。苗族的堂屋是最神圣的地方。一般为一大通间,正中内壁安有祭祖的祭坛(神龛),神圣庄严,不得随意触动。堂屋又是宴请客人嘉宾的场所,要求整洁、宽敞、明亮。堂屋极有苗族特色的地方有两处:一是堂屋前部分接近“干息”的第3根柱子处,安装有两扇大门,宽两米左右,高约3米。大门外,还附设两扇挡风避邪的矮门,两扇大门的上方安装有一对造型别致形似水牛角的木槌,俗称“打门锤”。二是在堂屋的大门出口处,留出约有4~5平方米的空间,外侧安有s形或弧形栏杆、长枋木板坐凳即苗语称“干息”有专家称为“美人靠”。这是黔东南苗族民居建筑的一种标志。平时,家人可在劳作之余坐在栏杆长凳上小憩,每当夏秋清风明月之夜可凭靠栏杆观星赏月,极目远眺。农闲或雨天时,可供女人们纺纱、绣花、织花带、纳鞋底等。有客人来,常被先安排在此休歇,观赏村寨风光。若用地允许,房主常在“干息”前栽种常绿果木或竹林,枝叶迎风招展,送来阵阵清香。第三层一般用作存放粮食和杂物。大户人家也用一两小间作客房或用作儿女的卧室。房子一般用当地烧制的小青瓦盖顶。房顶以歇山式为主。有些吊脚楼十分讲究对屋檐的处理,使楼角反翘,称之“飞檐”,在外形上给人以舒展向上腾飞之美感,最具有观赏价值的是双层“飞檐”的模式。苗族的公共建筑物即风雨桥就是这种双层飞檐的典型。

苗族在修建吊脚楼中有成套的建房工序如择吉日筑屋基、备料(尤其是选中柱和屋梁及其砍伐和搬运)、发墨、拆枋、凿眼、立房、上梁、盖瓦、装房、立大门、立神龛(香火)、栽花树等及其举行相应礼仪和禁忌(带有浓厚的巫文化遗风)。

假如有一天你一进入西江千户苗寨,站在高处俯视西江,一栋栋古色古香的木质吊脚楼顺坡而建,层层叠叠,屋脊鳞次栉比,从坡脚堆到半山腰,村寨中有许多护寨树林,村寨周边层层梯田顺着山势紧连云天,一条清沏见底的小河从雷公山流来,缓缓地欢唱看悦耳的歌穿寨脚而过,那十分壮观的美丽景象是难以言表的。让让遥望一眼就舍不得离开。

苗族吊脚楼的建筑工艺源远流长。在中国汉文史书上早有“北人穴居,南人巢居”的说法。春秋战国时楚国的伟大诗人屈原在《九歌·东君》里写道:“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槛”就是指的“干栏式建筑”。屈原所写的正是楚地苗族和其他兄弟民族先民们的住房。1963年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志敏在同年的《考古学报》笫二期上发表《“干栏”式建筑的考古研究》一文中指出:“干栏”式建筑是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的土著建筑形式,大约在新石器时代的早期就开始出现了。1999年费孝通主编《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修订本)说:“到新石器时代,中国的建筑己分为南北两大系。南方从巢居发展为干栏式建筑。已发现的最早遗存是距今7000年以前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的干栏式建筑。其构巢方法,兼用榫卯和绑扎,技术水平已相当高”。1999年,徐仁瑶、王晓莉编著《中国少数民族建筑》上说:干栏式民居是我国南方许多少数民族中典型的传统民居,历史悠久……苗族大多数居住在山区,依山傍水,聚族而居……苗族干栏式民居有全楼居和半楼居之分。苗族民居善于利用山区的零碎地形,建造除极富民族色彩的吊脚楼。

民居建筑与生态环境,与生产活动有极密切的关系。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容易搬迁是苗族、布依族、侗族等南方少数名族民居的突出点。今日雷山以及巴拉河流域其他县域的吊脚楼都是苗族先民由长江中下游流域不断迁徙安居黔东南,将带来的建筑工艺,在适应新环境条件下,不断完善建起具有本民族独特风格的民居建筑。

时至今日,在黔东南甚至省城有些著名文人、新闻记者甚至政府官员还不时向客人宣传:走进黔东南,你会看到苗族人民“数百年来,一直保持……明清建筑”。这是不符合实际的。

众所周知,虽然秦朝统一了中国,但直到公元1728—1733年时清廷才将雷公山地区(黔东南大部分地区)的“化外生地”纳入中央派流官管辖。在其前后清廷还派重兵攻击苗民的反抗,共烧苗寨1224个,杀害苗民30多万人(按:这是官方数字,实际远不止此)。难道烧毁苗寨前后的吊脚楼都是清廷派其工匠修建起来的吗?明清之前苗民住在树上吗?

苗族吊脚楼具有诸多的历史与文化的研究价值。1、如前所述,苗族吊脚楼的干栏式建筑是苗族先民从长江中下游流域辗转迁徙所带来的古老干栏建筑工艺,在适应山区新环境下经过逐步完善的建筑文化的载体。它不仅是深入研究苗族和南方兄弟民族的历史与文化的“活化石”,而且也是深入研究中华上古南方人类及其民居建筑之历史与文化的“活化石”。2、一个民族的民居建筑是一个民族经济、文化、艺术、家庭、社会和宗教观念等历史积淀的集中表现。它以传承的物质形态方式表达其文化内涵。我国著名的建筑学家梁思成说过:“建筑是人类一切造型创造中最庞大、最复杂的。所以它代表的民族思想和艺术更显著、更强烈,也更重要”。因此,作为黔东南苗族吊脚楼建筑典范的西江千户苗寨和郎德上寨苗族民居建筑也就成为研究苗族和南方许多兄弟民族的经济、文化、思想、艺术、家庭、社会和宗教观念、对人与生态环境和谐理念等的重要研究个案。3、汉文盲的苗族木匠在营造民居中却自发地运用了高深的力学建筑原理和普通的几何图形。吊脚楼的造型从宏观上看,它是长方形和三角形的组合,是稳定而庄重的普通几何图形。给人以一种既有典雅灵秀之美又有挺拔健劲之美。在其内部,无论柱、枋、梁、檩,它们之间的构成都是互为垂直相交的,构成了一个在三维空间上的相互垂直的网络体系,从而奠定了长方形结构的基础,然后逐个延展组合而成整个屋体。屋面由于排水需要,必须两面或多面倒水,这样就确定了它的三角形最稳定的结构。这样的结构,除了结构上的稳定得到保障之外,在艺术感觉上是端庄稳重、阳刚挺拔。这些都充分体现了苗族工匠的聪明智慧。4、苗族人民在斜坡上建筑吊脚楼,而将平地留着耕作用田,既反映了山区耕地少的现实又体现了苗族人民节约用地的民以食为天的求生存和图发展的心理,吊脚楼建筑与周围的青山绿水(建有保寨树、保寨林)融为一体,和谐统一。体现了苗族人民崇尚自然并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天、地、人和的生态文明心理。5、自从1982年以来,国内外各地的人们,从国家领导人到社会科学家、人类学学者,许多名牌大学建筑系师生再到平民百姓,不辞辛劳,千里迢迢纷至沓来郎德上寨和西江千户苗寨观光旅游、科学考察苗族吊脚楼景观,不仅使人们记住7000多年前中华上古南方人类建筑进步的遗迹和南方少数民族在山区环境下发展7000多年前干栏式建筑的业绩,而且更重要的是启迪人们与时俱进,充分应用现代建筑的科学技术、建筑材料替代木材以保护森林美化生态环境的同时,要保持各民族传统建筑的风格。

少数民族地区民族民居建筑文化发展中走传统与现代相融合、文化与经济相统筹、社会发展与生态文明相和谐的可行性发展模式,雷山、剑河、台江等县城和乡镇以及凯里都在探索。2009年9月贵州省委副书记王富玉来到雷山调研时,对雷山的城市建设高度称赞。他说:“雷山的城市建设是贵州新时期城市建设的典范和样板,具有‘欧洲小城’的风格又超越于其建设艺术。”。2009年11月29日,在中国最美的小城科学发展高峰论坛上,雷山县城凭借靓丽的苗族特色建筑风格、优美别致的城市环境、丰富厚重的苗族文化、自然和谐的苗寨群落脱颖而出,荣鹰“中国最美的小城”称号;同时被评为全国“最具文化底蕴及最自然和谐的十个小城”之一。 (潘定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