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

漫话雷山苗族鼓藏节

浏览数:125 

   在雷山苗族悠久的历史长河中,苗族民众创造并积淀了许多光辉灿烂的文化,如农耕文化、建筑文化、歌舞文化、婚俗文化、丧葬文化、习惯法文化、节日文化等等,可以说是深沉厚重,丰富多彩。而在苗族的节日中,鼓藏节是最隆重、最神圣、最具原生态,是时间跨度最长的祭祀节日,其文化内涵也最为丰富。因此,在

2006年,雷山苗族鼓藏节被确定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苗族是一个以祖宗神灵和山水神灵为崇拜的民族,敬祖崇宗、不忘根本。坚守本根的原生态文化,是苗族宗教文化的特质。基于这种文化特质,苗族在传说中追溯自己的祖宗,传说古枫木的树心,受到阳光雨露的滋养而化为蝴蝶,蝴蝶妈妈后又生出12个蛋,这些蛋经鹡鸰孵化生出12种生命,其中有苗族的始祖姜央。所以苗族是以枫木为鼓,而包括姜央在内的列祖列宗的灵魂,都寄息于鼓中。因此,苗族的支系要在12生肖的岁月轮回中每13年过一次鼓藏节,宰杀牲畜以祭祀寄息于鼓中的列祖列宗神灵,同时也祭祀给苗族生存环境且庇护苗族民众安居乐业的山水神灵,这就是苗族鼓藏节之魂。鼓藏节是苗族民众最神圣的、神秘的、神奇的盛大节日。

鼓藏节是雷山苗族中最神圣的祭祀节日。苗族的宗教信仰主要是祖先崇拜和自然崇拜。在苗族看来,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有灵魂,特别是自己的祖先,他们去世以后,灵魂还在冥冥的阴间庇护着儿孙。依照这个灵魂不灭的理念,苗族民众要在十二生肖的岁月的轮回中,每过十三年,苗族中的一个支族或同宗的一个片区的民众要宰杀牲口祭祀自己的列祖列宗灵魂和片区生存环境中的山水神灵。过鼓藏节,古时候都杀水牯牛祭祀。后来由于农耕的需要,大部地区的苗族视牛为宝,于是改换为杀猪祭祖了。苗族鼓藏节中不管是过去杀牯牛祭祀或是后来的以猪祭祀,从牲畜的选择,节日酒的酿造以及过节时的程序,都是以一种神圣庄重的形式在进行。特别是鼓藏节中的取鼓仪式更为庄重。苗族民众认为列祖列宗的灵魂都寄息于鼓中,所以在未过鼓藏节的十多年中,以片区和支族为一鼓的苗族民众,为防天灾人祸,都把鼓藏匿于凿好的岩洞之中,待过鼓藏节祭鼓时,才把鼓从岩洞里取出。取鼓时要以八十一人分为九组,步伐整齐地把鼓抬到祭鼓场中,备牲头祭品,烧香燃纸,祭师庄重祭祀。从苗族鼓藏节这一系列的活动之中,进行得特别神圣而庄严,处处表现出苗族民众尊宗崇祖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

其次,鼓藏节是苗族神秘的祭祀节日。纵观苗族民众的各类节日,鼓藏节是苗族节日中最原生态的节日。在其过节的过程中,贯穿着一根主线,那就是神秘。首先,在杀猪祭祀前,还先杀一只雄鸭祷告祖宗神灵和山水神灵,告知它们,131次的盛大节日已来到。之后在杀猪祭祖时,要说隐语。杀猪不能叫“杀”,而叫“诓大人”;在把猪杀死后给猪除毛时,先用稻草盖几分钟,这叫“盖被窝”;然后以一把稻草先在猪身上烧一点毛,叫做“照太阳”。煮猪肉祭祀时,要割猪胸部的两边有奶处,称为“仓口肉”;煮肉熟后要切成一坨坨一二两大的肉来祭祀,祭祀完毕后把坨坨肉分发给家人和客人吃。肉不能放盐巴和佐料、吃饱了不能说“饱”,而要说成“满仓满廪了”……。如此等等,无不充满神秘。以上所叙,有的地方苗族老人们可以解释清楚,而有的是说也说不清楚,遵循程序,无法解密。

再其次,鼓藏节是苗族神奇的节日。苗族鼓藏节是祭祀祖宗的节日,要杀猪祭祖。一般操刀杀猪者,均为主人至亲舅舅或姑爷之类的人。杀猪祭祖,讲究的是一刀捅入猪中,必须红潮涌出,且能一刀毙命,这才是好兆头,主客皆大欢喜。如果是刀入而不见血流,或者一刀后猪仍不能死,甚至从杀案上活蹦乱跳下来,则视为不祥之兆,操刀者很没面子,因此会让主人家心中蒙上阴影,认为这以后的十二三年中可能不顺。虽说这些都出于偶然,人们总以为确实有些家庭不幸应验。所以,苗族鼓藏节杀猪祭祖,众目所视的是那神奇的一刀。杀猪喝酒吃肉后,主人要分赠前来过节的亲朋一条20多斤的猪腿,而至亲的舅爷姑爷要抬有尾巴的猪腿,然后在酒足饭饱中离开。如果客人要逗留,也只能多留一天,多住则怕对客人不利。若想多住,须把猪腿抬回家后再来逗留。

苗族已在黔东南雷山等地生活了千之久,在历史长河中,这里的苗族都按12生肖的轮回13年一次过鼓藏节,以家庭支系为单位,有的过丑年,有的过寅年,有的过卯年,有的过辰年,有的过申年。所逢家族支系过鼓藏节的那一年,不管年景如何艰难,也非过不可。笔者系雷山陶尧人。雷山的陶尧、黄里、乌尧等苗族片区为一个宗支,为卯年过鼓藏节。笔者现已年近七十,今生已过了六次鼓藏节。1951年为辛卯年,当时雷山刚刚解放,苗族群众欢天喜地,因此当年的鼓藏节比较热闹。1963年为癸卯年,困难时期刚刚结束,民众心情不错,可是当时把“鼓藏节”视为“四旧”之一,有关部门派干部住进村寨,阻止民众杀猪。但过节当天凌晨,某寨传出一声猪叫,陶尧片区七八座苗寨的杀猪叫声响成了一片。住村干部瞠目结舌,惊慌失措向有关部门报告,于是按当时“扣五留五”政策,让民众以半边猪肉过节。1975年为乙卯年,为“文革”末期,干部们忙于“批林批孔”,无暇顾及禁止过鼓藏节,民众也不敢多张扬,还是偷偷摸摸过了一回节。1987年为丁卯年,农村已经联产承包,进入全面改革开放时期,百姓舒心了许多,虽处于发展初期,但陶尧片区鼓藏节在“感谢邓小平”的一片欢呼声中过得比较热闹。1999年为乙卯年,适逢民族文化旅游宣传之中,陶尧民众喜气洋洋,尽量请所有的亲朋好友来杀猪过节。亲朋好友过完节后,抬着猪腿返家,大道阡陌,处处猪腿相连,处处欢歌笑语。

今年适逢辛卯,雷山县人民政府举办苗年文化周暨庆祝陶尧黄里等苗族民众过鼓藏节,划拨经费举办斗牛、斗鸟、跳芦笙活动,不少上级领导和国内外贵客嘉宾深入苗寨,亲自体验苗族神圣、神秘、神奇的鼓藏节祭祀活动,宾主极尽喜庆,极尽欢乐,极尽和谐!看到2011年陶尧辛卯鼓藏节如此热闹,于是凑得联子一付:“盛世逢圣节,喜气弥苗寨;佳酿宴嘉宾,飞歌遍雷山”。 (唐千武)